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政府门户网欢迎您!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魅力娄星 > 历史文化 > 名人轶事

名人轶事

毛泽东从小就非常重视择友,珍重友情。茶园山苍山居(今茶园乡东冲村)刘且侯,是他1914年就读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同班同学,两人一样敏而好学,志趣相投。1916年5月,毛泽东步行数百里,从长沙来茶园山访友,两人抵足而眠,纵谈时政,通宵达旦。他在这里住了四、五天,走访了许多贫苦人家。他说:“湘乡好山河,要靠我们自已来管,靠我们自己来开发。”1919年秋,刘且候考取保定赴法勤工俭学班,正欲整装出发,因病回家,不久死去。以后,毛泽东还多次来信,指出“要担当革命之大任,必须有强健之体魄”,并举刘且候事为论据。

抗日战争时期,宋希濂回到家乡.特地到陶龛学校访问。本来他是身着戎装、骑着壮马、带着卫队去的。快到学校时,却换上便装,下马步行。罗辀重校长在办公室接待了他。寒暄畅谈之际,忽然听到室外杀声震天。宋不禁为之一震。罗辀重笑着解释道:“这是敝校高年级学生在进行军事训练,他们随时准备上前线杀鬼子呢!”宋随罗校长来到操场,只见学生们在老师带领下,龙腾虎跃,拼练刺杀,脸上立即露出笑容,连声称好。罗见机叹了口气说:“可惜他们手里拿的都是扁担木棍,若要上战场,还得真枪实弹、重新操练呀!"宋听罢欣然一笑,命令副官借10支步枪给学校作军训之用。罗由衷地感谢宋,宋亦盛赞罗“很会办教育,很会教育孩子。”后来,宋又捐款给陶龛学校,修起了一座教学楼。学校用宋父的名字,将这座教学楼命名为“樾山学舍”。

西阳乡白鹭湾罗季则,两次留学日本,一次留学法国,自有满腹才华。可他不会逢迎拍马,一生不得重用。抗日战争时期,罗季则为了支援前线,呼号奔走,捐粮捐款,立功得奖,国民政府派他去某地当行政官员,只等蒋介石接见后就去赴任。一天,他来到蒋介石官邸,蒋客气地说:“请坐!”罗不懂得见了蒋介石只能立正、敬礼、毕恭毕敬地站着聆听“教谕”的规矩,就毫不客气地坐下了。蒋介石忽然变了颜色,啊了一声说:“我今天还有事,改日再见”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,蒋介石再也没有接见他,罗的专员也就当不成了。以后,人们常说:“罗季则一屁股坐掉一个专员!”

杨昌浚出身贫寒,其父为他娶邻里陈翁四岁女为童养媳。女小杨半岁,幼时一起放牛采薪,两小无猜。杨就师外读,女在家充主要劳力,下地种田,蓬头赤足,有如粗婢。后来,杨昌浚考取了秀才,亲族多嫌其所配非偶。是时,富商王某又以独女厚奁见招。父母与儿子商议,杨坚意不可,说:“陈女孝顺勤劳,我只知其好,不知其他。何必抛熟悉之佳妇而别求不知之人。世俗嫌贫爱富,我所鄙弃,为什么还要自己玷污呢?”父母鉴于他们名分早定,儿子又言之在理,就很快为他们完了婚礼。以后,杨官至巡抚,总督,衔加太子太保,前后居官五十年,一直同原为童养媳的陈氏夫人相亲相爱,不置明姬暗妾。杨曾回西阳老家,偕夫人徒步去陈家湾拜望岳母,岳家欲设盛宴款待。杨急制止:“我久不吃家乡红薯、豆腐、蔬菜,只此几样便够。”亲友见他筷戳红薯,吃得香甜爽口,戏称他是“不忘根本的薯蔬总督”。

茶园山刘蓉,号霞仙,先后跟着曾国藩、胡林翼、骆秉章等镇压太平军和捻军,官至陕西巡抚。到了晚年,他经历官场险恶,也感到心里不安,有意归田,怡情山水。在乞归辞呈中写道:“民力既尽,尚为竭泽之渔;苛政既除,更奖催科之绩。事非出于得已,情实迫以难堪。”因此,在同治三年,他写信与儿子鸿业,命其在旧居后兴建“遂初园”,以待他的归来。归田后,他题新居大门联曰:“治生宜耕凿;守拙归田园。”题天游台亭联:“翁之乐者山林也;客亦知夫水月乎。”还在自己的画像上题词:“......望之俨然,卷之不见。凫翁霞仙,愿子孙贤。子孙若贤,多挂几年;子孙不贤,不值半文钱。”由此可见,刘蓉对于他的后代,既寓有希望,也有隐忧。

民国某年,湘乡县政府教育督学朱晴崧,来到神童乡督学,任务之一是查封私塾。他的老师彭某在神童乡新边港(今大科乡境)设帐教书,朱不但没去拜望他,反而神气十足,指使手下人把老师赶出塾门,在大门上贴上封条。彭虽然气得要命,但也没办法。倒是一些学生家长出主意。一边作检讨,一边杀鸡杀鸭,大摆筵席招待,还送十块银洋准罚款才了事。正在他们吃得酒醉醺醺的时候,彭找来两张大纸,奋笔写了一幅对联,贴在朱乘坐的轿子上。对联是:“朱子视学神童,坐三人轿,带两杆枪,学界假军威,斯文扫地;彭郎教书新市,具一纸结,罚十块钱,先生充罪犯,怨气冲天。”朱晴崧见了哭笑不得。这幅对联在娄底地方也不胫而走。